快捷搜索:    曹操  祢衡  88888  诸葛亮  刘备  as  吕布
 

得陇望蜀的故事



故事来源:

负有盛名的割据者

隗嚣是天水成纪(今甘肃通渭东)人,青年时曾投在王莽国师刘歆的门下。更始政权建立的消息传人陇中,隗嚣的叔父隗崔起兵攻下天水郡治平襄,拥戴隗嚣为上将军。隗嚣听从军师方望的建议,出兵攻杀雍州牧陈庆和安定大尹(即郡太守)王向,又遣将略取陇西、武都、金城、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等边郡。更始二年(24),更始朝廷派使者来征召隗嚣入长安,封隗嚣为右将军,而隗崔、隗义得不到官职。当年年底,崔、义两人商量要逃回天水,隗嚣害怕自己受牵连,就向更始帝告发。于是,崔、义二人就被诛杀,而隗嚣因忠诚而任为御史大夫。

不久,赤眉从东攻来,又传闻刘秀已在河北称帝,更始派在洛阳的张印、申屠建等将领密谋劫 持更始帝逃出长安,回南阳地区另谋出路。隗嚣也参与密谋。更始帝发觉后,捕杀了申屠建,又 派邓晔逮捕隗嚣。隗嚣与手下当夜冲出长安,逃回天水。隗嚣重新招集旧部,自称西州上将军。赤眉进入长安,更始政权分崩离析,三辅地区的耆老士大夫,都西来投奔隗嚣。隗嚣平时就是一个谦恭下士的人物,此时更是一一重用这些前来归附的士人。所以,在当时的割据者中,隗嚣的名望最大,连山东地区也闻其盛名。

移在刘秀与公孙述之间

汉将邓禹经营关中,屯兵在云阳(在今陕西淳化西北),裨将冯情反叛,窜入陇地,被隗嚣击败在高平。邓禹就以光武帝授予的节制大权,任命隗嚣为西州大将军,允许他专制凉州、朔方的事务。赤眉军撤离长安时,一度想西投陇中,被隗嚣的大将杨广击退。隗嚣觉得对汉军有功,就上书给光武帝。光武帝的回信对隗嚣很是尊重,不把他当作属下。当时,陈仓人吕鲔在公孙述的支持下,袭扰三辅地区,隗嚣又派兵马上配合冯异反击吕鲔。光武帝对隗嚣更是礼遇有加。后来,公孙述屡屡出兵汉中,又派人授给隗嚣大司空扶安王的印绶。隗嚣不甘居于人下,斩杀公孙述的使者。可是,当光武帝要求隗嚣出兵征讨公孙述,以观其真实态度时,隗嚣又婉言拒绝了。光武帝知道隗嚣持观望态度,不会真心归附,以后的书信,不再那么尊重,而是改用君对臣的口吻了。建武五年(29),隗嚣见东方的割据者陆续被消灭,就在汉将来歙的劝导下,派长子隗恂入朝为质。

有一次,隗嚣派使者周游来长安,途经冯异军营,被仇家杀害;而光武帝派卫尉铫期带珍贵礼物去赏赐隗嚣,刚到郑县(今陕西华县)地面,就被盗贼掠去礼品。光武帝常认为隗嚣是忠厚长者,一心要招揽他,至此只得叹息说:“我和隗嚣之间的事,看来好不了。他派来的使者被杀,我送去的礼物被抢!”正好公孙述出兵攻打荆州,光武帝就下诏书,要隗嚣出兵伐蜀。隗嚣上书说白水关险峻,当地栈道断绝。光武帝知道隗嚣不可能臣服,就亲自来到长安,派耿弁率七将军,经过陇地去攻打公孙述。隗嚣立即派大将王元据守陇坂,伐木阻塞道路。诸将与隗军交战,大败而退,王元乘势入三辅地区,被冯异、祭遵击退。隗嚣向公孙述称臣;公孙述派兵出蜀,与隗军呼应。

得陇望蜀

在汉军不断的攻击和劝降下,隗军渐有叛降的将领,隗嚣见形势窘困,派大将王元入蜀向公孙述求救,自己则带着家属,投奔西城守将杨广。光武帝再次招降不成,就命令吴汉、岑彭包围西城,耿弇、盖延包围上部,自己动身返回洛阳。月余之后,杨广身亡,隗嚣的处境更加危急。又捱过了几个月,王元、周宗带着蜀军五千,突然赶到西城,登高大呼:“百万大军来到!”汉军大惊,还未排好战阵,王元就冲入包围圈,把隗嚣接到冀县去。汉军粮食耗尽,撤兵返回关中。于是,安定、北地、天水、陇西诸郡,又倒向隗嚣。建武九年(33),隗嚣财力人力消耗殆尽,处境每况愈下;而且又病又饿,只能以大豆和米,熬成稀饭充饥,终于愤恨而死。隗嚣部下拥他的少子隗纯为主,据守在落门(在今甘肃甘谷)。一年后,来歙率军攻克落门,隗纯和诸将投降,只有王元单身入蜀,投靠公孙述为将。

光武帝从陇中东返时,留下一函给围攻西城的岑彭说:“如两座城池都攻下,你就可带兵南下去攻下西蜀。人心苦于不知足,才平定陇右,又想着蜀地。”从此,“得陇望蜀”就成为讥讽人心没有厌足之时的成语。而光武帝正是在不断的“得陇望蜀”中,完成其“中兴”大业的;这也是历代王朝更迭时,无数次兼并战争的内在动力。

得陇望蜀(东汉建武六年(30),刘秀率兵平西北。部将岑彭与吴汉把隗嚣围在西城。在四川的公孙述派兵援救隗嚣,驻扎在上鄞(今甘肃天水),刘秀留盖延、耿弇率兵围之。布置好之后,刘秀便移驾东归。临行前他曾写信给岑彭,说:“如果攻下两城,就可以率兵南下攻蜀,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又望蜀。每一发兵,头须发白。”后来人们把“既平陇、又望蜀”概括为“平陇望蜀”或“得陇望蜀”,比喻人心不知足。

《三国演义》中的“得陇望蜀” 故事:

“……曹操已得东川,主簿司马懿进曰:“刘备以诈力取刘璋,蜀人尚未归心。今主公已得汉中,益州震动。可速进兵攻之,势必瓦解。智者贵于乘时,时不可失也。”曹操叹曰:“人苦不知足,既得陇,复望蜀耶?”刘晔曰:“司马仲达之言是也。若少迟缓,诸葛亮明于治国而为相,关、张等勇冠三军而为将,蜀民既定,据守关隘,不可犯矣。”操曰:“士卒远涉劳苦,且宜存恤。”……”

还记得应该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翻的是连环画版的演义。看到这一节后不禁沾沾自喜自己又学到一个新成语,但同时总觉得用在这个地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那时印象中的曹操是白脸,一个反面人物,那么他怎么会不复望蜀,不贪心呢?

我起初给曹操找的解释是他怕陷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益州。几乎就在这个想法产生的那一刻,它立即被我否定了。原因上面司马懿和刘晔已经替我解释了。

那么就是因为战线太长,因为襄樊和合肥战场的压力了。但这也是不成立的。襄阳曹仁,合肥张辽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将才,而且当时这两线的战事并不是那么吃紧。再说有满宠李典等人的协助和“贼来乃发。”的木夹的指点,即便是逍遥津这样的会战,坚守到救兵到来也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只能是曹操老了。这里的老不是指年龄,不是老骥伏枥那个老,而是一种在于内心的沧桑,厌倦和疲惫。连年的征战特别是赤壁战后破马超灭张鲁这几年这几仗,那颗曾经不已的壮心里的烈火渐渐熄灭了。是的,曹操的心已经老了,没有了如日中天的气势与激情,论英雄的豪情,观沧海的壮志,赋赤壁的雄心,到如今都只剩下了一抹晚照。

逍遥津战后,错过了平西川最好机会的曹操同众官议曰:“此时可收西川否?”刘晔曰:“今蜀中稍定,已有提备,不可击也。不如撤兵去救合肥之急,就下江南。”于是只有退兵,留夏侯渊,张颌守汉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