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曹操  刘备  诸葛亮  祢衡  88888  吕布    as
 

司马懿侄子与​陆逊​儿子之间微妙的情感

自古以来知音难觅,无论是伯牙与子期还是小史今天要讲的这两位都无疑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话,让后代人羡慕而不得。

羊祜,三国后期重要人物,统一华夏的奠基人,出身汉魏名门,父亲羊衜为曹魏时的上党太守,母亲蔡氏是蔡邕的女儿,也就是说著名大才女蔡文姬是他的姨,他的妻子是名将夏侯霸的女儿,他的姐姐又嫁给了司马懿之子司马师为妻,可以说是司马懿的侄子,是西晋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举止潇洒,须眉秀美,犹如文士,性格正直忠贞,素有德行。而另一位主角也不差,陆抗,出身江东世族,孙策的外孙,其老爸就是大名鼎鼎的火烧连营七百里,一举击破刘备大军的大都督陆逊,其人胸怀坦荡、智谋过人、文武双全。无论从身世、气质到胸襟、智谋及为人处世,两人称得上“旗鼓相当”,“门当户对”。羊祜和陆抗,分属晋和吴,所以不得不做了敌手,但是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在他们驻守各自边防期间,上演了一出“相爱相杀”,“惺惺相惜”的和谐场景。

第一章,缘起

故事要从公元272年说起,西陵之战爆发,吴主孙皓解除西陵督步阐的职务,步阐献城降晋。陆抗闻讯,立即派兵围攻西陵,晋武帝当然也不能坐视不管,于是派车骑将军羊祜率军支援。羊祜到来后,欲用船运粮草往江陵,为迷惑陆抗,扬言要破坏堰坝,以救步阐。陆抗知道后,不顾众将的坚决反对,毅然派兵“帮”羊祜毁了大坝。羊祜知道后一下子傻眼了,只好改用陆路运粮,大家都知道古代那陆上运输效率,延时费力,军队主力上不来,再加上江陵城防坚固,不易攻打,羊祜顿兵于城下,不能前进。而陆抗一方面控制了交通要道,防备了羊祜军南渡,一方面又迅速攻克了西陵,俘杀了叛将步阐等人。西陵之役,陆抗计高一筹,而羊祜虽然败了但却非常佩服对方。

然而,羊祜也不是省油的灯。西陵救援失利后,羊祜认真总结了教训。吴国的国势虽已衰退,但仍有一定的实力,特别是荆州有陆抗这样的大将,所以不可操之过急,转而采取军事蚕食和提倡信义的两面策略。羊祜挥兵挺进,占据了荆州以东的战略要地,先后建立五座城池。并以此为依托,占据肥沃土地,夺取吴人资财。另外实施怀柔、攻心之计,吴国军民如果肯降,一律优待。于是,不仅吴国要地被侵,还大大动摇了敌人的军心,一时间降者源源不绝。

第二章,相爱相杀

就这样两人斗智斗勇,竟然成了”不打不相识的知心朋友”,虽然没有欢会相聚、促膝长谈的机会,但是彼此都十分推崇对方。在这种心态下,晋、吴两国的边境,奇怪地安宁下来。陆抗和羊祜二人也都将“信义”放在首位。战前,两人都会派使者事先通知对方交战的时间和地点,从不突然袭击。战后,还会命人收殓对方阵亡将士的尸体,并送还对方。他们还都严命军队在边境上保持礼貌和克制。有次羊祜部下在边界抓到吴兵两位将领的孩子。羊祜知道后,马上命令将孩子送回。吴将陈尚、潘景进犯,羊祜将二人追杀,然后,嘉赏他们死节而厚礼殡殓。两家子弟前来迎丧,羊祜以礼送还。吴将邓香进犯夏口,羊祜悬赏将他活捉,抓来后,又把他放回。羊祜所率的军队行军路过吴国时,收割田里稻谷以充军粮,但每次都要根据收割的数量算好了价格,用绢帛偿还。打猎的时候,羊祜还告诫部下,不许超越边界线。如有鸟兽等猎物是吴国人先打伤的,跑到这边来被拿获的,要还给人家。所以一时间,连吴国的人们也都十分尊敬羊祜,称他为“羊公”。

第三章,心心相惜

陆抗心中也十分景仰羊祜,曾当众称赞羊祜的德行度量是“虽乐毅、诸葛孔明不能过也”。有一次,晋军的使者来访,陆抗详细询问了羊祜的一些情况,心中大起惺惺相惜之感,深以不能一起欢聚饮酒、纵谈高歌为憾。于是问道:“你家主帅酒量如何?”那使者说:“我家主帅酒量不错,但只肯喝上好的酒,一般的酒是不喝的”。陆抗马上令人取来一壶酒说:“这是我藏了好久的美酒,你带过去,给你们主帅尝尝,就说是陆某亲自酿就的,以答谢他归还猎物的情分”。那使者回到营中,详细汇报了情况后,羊祜大笑说:“陆抗也知道我喜欢喝好酒啊!”打开壶盖便喝。部将急忙劝道:“此酒恐怕有诈,都督先别喝。”羊祜笑道说:“陆抗哪里是下毒的小人,不必疑虑。”竟然不顾劝阻,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大笑道:“真是好酒啊,刘伶要是知道也得嫉妒我啦。”

来而不往非礼也。后来,羊祜得知陆抗染病,立刻拿出自己的良药,托人送去。收到药后,吴兵众将都劝陆抗不要服用,并异口同声地说:“这可是敌人送来的药,不得不防啊!”“羊祜怎么会是下毒害人的人呢?”陆抗轻轻一笑,便毫无顾忌地服下了。没过几天,陆抗果然药到病除。于是,他便幽默地对晋使者说:“羊公送来的确是好药,只是,味儿有点怪。”

第四章,缘灭

陆抗虽独撑大局,系国运于一身,但孙皓与朝中大臣不听其劝告,屡次兴兵从东部进攻晋国,在疯狂中挥霍着日渐衰弱的国力。终陆抗一生,孙皓都不曾满足他统帅八万军队的要求,陆抗对局势的认识是清醒的,然而,这种情况下,清醒就意味痛苦,这也许是家族的悲剧,当年他的父亲陆逊就因孙权的怀疑和指责郁郁而终。陆抗在西陵之战两年后的274年病逝,年仅四十八岁,吴国最后的支柱倒塌了。凤凰三年(公元274年)秋,49岁的陆抗临终前上表孙皓,劝其大施仁政,重守西陵,“若敌泛舟顺流,舳舻千里,东吴必亡。”4年后的十一月,58岁的羊祜临终前上奏伐吴之策:“吴人暴政已甚,可不战而克。”并举荐杜预代替自己担任攻吴主帅。后来的历史发展,正如陆、羊所料,杜预率大军顺流东下,轻而易举地就灭了东吴,实现了华夏的统一。但短命的西晋王朝很快消弭于历史的长河,然而陆、羊两个伟大对手上演的“相爱相杀”佳话,却源远流传,一直被人津津乐道。

人世百岁,知音难觅。

高山跌流水,大夫哭樵夫。

陆抗与羊祜,药酒两不疑。

知己知己,心心相宜。

陌路陌路,面面相觑。

知我者谓我心忧,怨我者谓之何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