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曹操  诸葛亮  刘备    关羽  吕布  孙权  祢衡
 

曹操性格多疑,他就做不到用人不疑,导致了他不敢大举分兵



曹操多疑,那么他就做不到用人不疑,这导致了他不敢大举分兵。攻击对手的薄弱环节。所以每次你看曹操一旦大举进攻从来都是他亲自带队。兵权交给别人他从来就不放心。因为他自己就没法将自己的手下整合成利益一致的整体。曹氏核心集团能打的确实不少。但是家族企业最大的问题他解决不了。就是毕竟和全天下的人才相比他真正的军事集团的心腹还是他家族的人数毕竟还是太少了。没有他,其他人根本就没那么大威望,来压住手下的人。而且手下的人做得再好,不姓曹或者夏侯,那么根本就没办法受到真正的重用。像刘邦交给韩信这一个陌生人带队20万灭赵代燕齐这样的事,在曹操集团里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这让手下的积极性大大降低,说白了大家就是在曹操手下混口饭吃。
 
 
真正的到吃肉的时候曹操连口汤都不会分给你。说白了他就没把手下的人做到利益一致的做事情。人才最想要的一飞冲天的机会他也给不了。这样他就和另外两家家族企业在制度上并没有制度优势。刘邦的情感也是从不掩饰的,看看史记就知道他是个表情包,除了对于项羽韩信必要时,对于自家人那是真正的想啥说啥,为人也是坦坦荡荡,磊磊落落,和机器真的没关系,你以为他踢儿女是冷血,可是古代多少人卖妻卖儿,易子而食,人在性命攸关时根本不会有多少人顾及妻儿,妻儿比不过自己的,所以刘邦是真的天纵英才,雄才大略,所以张良和韩信都说刘邦是天授之人,宽仁大度,从谏如流,知人善任,豁达知命。

 
 
同时军事也是能碾压打哪个势力都败过不止一次,平个北方都磕磕绊绊的曹操,刘邦在项羽外的人那是一波推,政治算了,这个曹操比不起。会打仗,会写诗,足智多谋,的会治国这些会为个人加分,但是这些都是君主的附加才能作为君主的才能是善于用人,人尽其才,还有就是政治远光。刘邦这点很突出,大胆让萧何镇守后方,让韩信带兵,数量比自己军队数量都多,垓下之战更是让韩信指挥自己,就这个魄力估计就没几个君主能做到。李世民全面强,刘邦会用人,但是也得有人可用啊,有了韩信兵线才能干败勇战派地位第一人项羽,与其说刘邦实力强,还不如说他手下太强!曹操则不同,虽然是主公,但他本身放在哪个时代都是顶级人才,带兵政治智谋无一不是高手,带兵曹操与周瑜是三国唯一两大兵家,比诸葛陆逊司马懿都强。
 

 
如果曹操手下有韩信,李靖我觉得应该是不一样吧,曹操事必躬亲,手下没有帅才,一个人那里忙得起来。试想刘邦没有韩信还行不行。有时候历史大趋势不能是因为一个人,可没有了卫霍,汉武帝的匈奴战争就是失败居多!他谎称正宗政府的代言人在明眼人看来其实就是一张遮羞布而已。遮遮掩掩,暧昧不清不清不楚的大家根本就看不清你到底想干嘛。这样就连员工都不好使劲儿。在这样不公平的工作环境之中。曹操时代统一不了全国是基本从根上就已经决定了 。这就是战略失误导致的。战略不对,你就是再英明,天下人都不愿意听你的。我觉得很重要一点是汉末比秦末隋末要更来的平静,汉末并没有到全天下都闹起来的地步。

 
 
黄巾起义是被汉政府镇压了地,之后的乱世其实更像晚唐的局势,汉室中央和地方没有激烈的矛盾,汉室正统衰而未死。 所以我认为曹操应该对标尔朱荣,安禄山,郭子仪和赵匡胤这些人,而不是刘邦和李世民。曹操就算196年迎接汉献帝开始算起,正常应该十年内统一,否则基本上就没机会建立一个强大帝国。可是统一河北从200年到207年,用了七年,让江东孙权立足了根基。假设三年灭河北,203年下荆州,204年下江东就势如破竹了。时间越长,内部矛盾越多,就得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处理军事以外的事情,白白错过统一最佳窗口。但是如果盲目的推军事,可能曹操也怕快速统一后,自己名不正言不顺,白替汉家做嫁衣吧。
 
 
其实本来曹操推军事,荀彧如萧何主后勤保障,完全可以如汉朝建立一般,七年统一。可是荀彧不会像萧何一样完全占曹操,他占的是曹操是汉室的忠臣。两人心不齐,没办法快速统一。本身曹操和汉室就不是一条心,成也挟天子,败也挟天子。如果曹操是汉室忠臣,那用不了七年就统一了。从地缘看,曹操的地盘处于四战之地,每次出征都会担心老家被偷;从朝堂看,时刻要提防汉献帝的反扑;因此不能出征太远、太久,也不能全力出击。赤壁、汉中都有这个因素。等到他消除了背后河北、辽东、雍凉等威胁,稳固了朝堂,他也老了。相反呢,刘邦亲手夺了关中,然后夺了燕赵,这时候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可以全力与项羽争雄。

 
 
李渊在山西起兵时,山东群雄争霸,他可以从容平定关中,然后坐山观虎斗,从容东出。刘秀先取得天下精兵所在的河北,然后向南向西发展,都没有严重的后顾之忧。比较难得的是朱元璋,处在陈、张、元的中间,其实是最困难的一股势力。他能战胜其他三家,恢复中华,真是能力和运气都爆表。曹操优点突出,弱点也很严重。另外,能不能统一天下无非三项,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是时机和运气,地利就是资源和位置,人和就是人心向背。打个比方,在一个人心思安,人心向往大一统的年代,自然好统一,在一个军阀人心所向,其他军阀人神共愤的时候,人心所向的自然好统一。如果各地的老百姓地域意识强,没有大一统的意思,又习惯了战乱纷争,各个势力势均力敌,自然难以统一,这就是春秋战国存续几百年的原因。再比如共和已经深入人心,袁世凯张勋再有兵权搞复辟,很快就会土崩瓦解。

 
最后,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曹操没有把当皇帝作为一开始的目标。而那两位却开始就是打算当皇帝的。因为目标不同,做事的方式方法就截然不同了。曹操有时候很有胸襟,有时候却很小气,没有容人之量,就是因为他没有目标,觉得走到哪儿算哪儿。而那两位呢?从开始就以皇帝为终极目标。并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李渊在被派去太原的时候,就明确说自己要当皇帝。而刘邦,看到秦始皇的时候,就我,吾当取而代之。要是曹操有刘备的志气,那恐怕,魏朝就出现在历史书上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