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曹操  诸葛亮  刘备  吕蒙  美女  吕布  as
 

刘封孟达不是不想救关羽,而是他们真救不了_评史论今_天下豪

刘封孟达不是不想救关羽,而是他们真救不了 评史论今 第1张

关羽败走麦城的时候,唯一有可能救援他的,就是当时正在东三郡也即房陵、上庸和西城的刘封、孟达。此时,因为吕蒙偷袭荆州得手后,陆逊率军沿江而上,先后攻占了秭归和巫县,已经遮断了关羽经宜都退往益州的通道,也不可能沿江西进退入益州,所以,唯一能够救援关羽的,就只有刘封、孟达所部。但奇怪的是,刘封、孟达并未救援。事后,孟达自知罪责难逃,率军降魏,刘封则在退回益州之后,回到成都,被刘玄德下令诛杀。

那么,刘封、孟达作为蜀军将领,为何不救援同僚关羽呢?

孟达是益州豪强,刘玄德入川时,刘璋派法正和孟达各率两千部曲迎接刘玄德。刘玄德将法正和孟达的部曲合并,交由孟达率领,驻扎在江陵,法正则随刘玄德入川。江陵在刘表时期,就是后勤基地,囤积了大量粮草。赤壁之战前,曹操南下后,刘琮投降,刘玄德南奔,曹操怕刘玄德逃入江陵,亲率五千精骑追击。江陵的重要性由此可见。刘玄德在荆州站住脚后,江陵的地位仍然非常重要。刘玄德让刚投降的孟达驻扎在江陵,以示推诚之意。

孟达驻扎在江陵之后,归属于荆州指挥。刘玄德入川不利,诸葛亮、张飞和赵云率军西进支援,关羽留守,孟达成为关羽下属。张飞本来是宜都太守,张飞入川后,关羽进行了调整,孟达改为驻守江陵上游的宜都,治所在秭归。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北伐襄樊时,孟达也奉命从秭归北伐房陵,攻杀房陵太守蒯祺,占领房陵。刘玄德则命刘封从汉中沿沔水而下,与孟达汇合,进攻上庸,上庸太守申耽投降,东三郡遂属刘玄德。

房陵、上庸和西城虽然地理上很接近荆州,但在汉朝时还只是县,属于益州刺史部下属的汉中郡。从东三郡的山路可以直达秭归,再沿江而上,进入益州。但更多的时候,东三郡与益州的联系主要还是通过汉中进行。汉末天下大乱,刘焉刘璋父子相继割据益州,张鲁占领汉中,刘表此时则派人占领了房陵,并将房陵设为郡。孟达进攻房陵时所攻杀的蒯祺,虽然史无明文,但推测应当出自荆州大姓蒯氏。

刘封孟达不是不想救关羽,而是他们真救不了 评史论今 第2张

刘琮投降曹操后,蒯祺也投降了曹操,东三郡也就同时归降了曹操。之后,刘玄德占领荆州一部分,但房陵因为地理上靠近襄阳,而襄阳此时尚在曹操手中,所以并未攻占。一直到关羽北伐,曹仁已经被压制在樊城的时候,孟达才从秭归北上,进攻房陵。房陵在上庸、西城与襄阳之间,所以,孟达占领了房陵之后,西城和上庸就孤立无援了。刘玄德再派刘封从汉中到上庸,西城和上庸走投无路,就投降了刘玄德。

《三国志·刘封传》注引《魏略》交代了这次投降刘玄德的申耽申仪兄弟:

申仪兄名耽,字义举。初在西平、上庸间聚众数千家,后与张鲁通,又遣使诣曹公,曹公加其号为将军,因使领上庸都尉。至建安末,为蜀所攻,以其郡西属。

按田余庆先生在《秦汉魏晋史探微》一书中的考订,东三郡在战国时期属于秦楚交界地区,人口稀少。汉朝建立之后,不断迁徙罪人之家到这里,人口才逐渐多起来,但经济始终不算发达。而且,当地山区多有蛮族,是为荆蛮。而申耽申仪兄弟是当地豪强,汉末大乱时,他们聚众自保,先通张鲁,是因为前面说过的,本来这里属于汉中辖区,曹操占领襄樊之后,他们才投降曹操。而曹操任命申耽为上庸都尉,也是因为当地对曹魏而言,算西南边境地带,汉夷杂居,所以郡不设太守,只设都尉,以为镇抚。

孟达北上攻占房陵之后,申耽、申仪投降刘玄德,为了表示诚意归降,申耽并且“遣妻子及宗族诣成都”,也就是派遣任子,好让刘玄德放心。刘玄德则投桃报李,任命申耽继续担任上庸太守,任命申仪为西城太守,孟达则担任房陵太守,刘封被晋升为副军将军,成为东三郡地区的最高军政负责人。不过,从后来的事态发展看,刘封驻地并不在孟达占领的房陵,而在东三郡中距离汉中更近的西城,也就是申仪担任太守的这个郡。

刘封从汉中到上庸时,似乎并未代领军队。《三国志·刘封传》称:“达将进攻上庸,先主阴恐达难独任,乃遣封自汉中乘沔水下统达军,与达会上庸。”也就是说,刘封去上庸,就是要统帅其军队的。虽然陈寿在这里写的是“先主阴恐达难独任”,但按照田余庆先生的看法,这只是表面的理由,刘玄德还有另一层未说出的理由,就是刘玄德内心对孟达其实是并不完全信任的,所以才派了跟随他时间更长,而且又是他的义子的刘封去“统达军”。

同样,这也是造成刘封与孟达关系紧张的原因,而刘封在平定东三郡之后,敢于夺孟达“鼓吹”,同样是有这个背景。因为“鼓吹”是大将才能有的,刘封衔命而来,是主将,为主将配备的鼓吹待遇,刘封自然也要夺走。所以刘封要夺走孟达鼓吹,就是要公然宣示自己在东三郡的地位。

刘封孟达不是不想救关羽,而是他们真救不了 评史论今 第3张

关羽围困襄樊之后,虽然困曹仁、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但随着曹操不断调遣援兵前来,关羽前线军力不足,要求刘封、孟达出兵相助,参加襄樊战役。刘封、孟达表示拒绝,理由是“山郡初附,未可动摇”。之后,关羽兵败身死,直到最后时刻,距离关羽最近的蜀汉将领孟达也仍然没有丝毫加以援手,哪怕是关羽已经兵败逃亡的时候,他也没有派兵接应一下,而关羽的逃亡目的地正是房陵。所以,事后孟达惧罪而投降曹操。

《刘封传》在解释孟达投降时提到了刘封夺孟达鼓吹一事,意在渲染刘封与孟达关系紧张,加上孟达害怕刘玄德追究不救援关羽的责任,才断然降魏。但按照田余庆先生的解释,孟达投降曹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从刘玄德派刘封前来统军一事中感受到刘玄德对自己的信任是有限度的,从而断定自己在刘玄德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这对“恃才自高”的孟达来说,难以接受,从而转投曹魏。

但以当时的实际情况而言,陈寿记载刘封、孟达拒绝出兵支援关羽的理由“山郡初附,未可动摇”似乎并不完全是假话。东三郡刚才占领不久,恩信未立,人心未定,只有孟达带来的四千部曲镇抚,而当地豪强申耽、申仪聚众数千家,实力也不弱,以孟达的军力镇抚似乎旗鼓相当。所以,如果刘封、孟达救援关羽,出兵少了未必能有实际意义,如果出兵多了,全军出动,身后的申耽、申仪如果有什么小动作,他们就和关羽一样,完全陷入困局了,进退两难。所以,他们选择了坐观成败。

孟达投降曹魏之后,曹丕大喜过望,对孟达封官许愿,合并东三郡为新城郡,以孟达为太守,并派驻宛城的征南将军夏侯尚和时在襄樊前线刚追击过关羽的徐晃协助孟达,进攻刘封——这也可以反证,孟达驻在房陵,而刘封驻在西城。孟达写信给刘封,劝刘封投降,刘封不听,准备抗战。但刘封如前所述,此时似乎没有自己的亲信军队,只能依赖西城太守申仪,而申仪选择了投降曹魏,刘封只能突围出逃,回到成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