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曹操  刘备  诸葛亮  祢衡  88888  吕布  as  
 

魏讽谋反蛊人心 曹丕编导诛异臣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 是个很特别的年份。这是一个让活跃在建安年间众多谋臣将帅谢幕的一年, 而其中, 建安二十四年的九月就发生了魏讽叛变案。魏讽案在《三国志》中可谓讳莫如深, 首先因为陈寿惜字如金的惯性, 这个案子在《三国志》原文被提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即使是对三国历史有深入了解的朋友, 都很难对这起事件有所印象。其实自从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开始, 曹操刘备便在为汉中的争夺战中拔剑弩张。建安二十三年, 曹洪在武都击破吴兰, 宛城守将侯音与关羽连和发起了叛变。建安二十四年正月, 夏侯渊被黄忠部斩杀;五月, 曹操撤军退还长安;七月, 关羽围曹仁于樊城;八月, 关羽擒于禁, 斩庞德, 威震华夏。而就是在这个当口, 西曹掾魏讽叛变了。魏讽何许人也?魏讽案又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以下看一下。
魏讽叛变案在三国时期不算是有规模的大案, 其目的是阴谋颠覆曹丞相的政权, 理所当然地要受到镇压。不过发布镇压的, 其实并不是曹操。而是他留守在魏王都的公子曹丕。却说魏讽趁曹操大军征汉中未回, 勾结党羽, 联络长乐卫尉陈祎阴谋攻占魏王都邺郡。结果陈祎中途告密与曹丕, 曹丕于是诛杀魏讽, 受牵连而有名的达几十人。魏讽是何许人也, 如何能运作这么大规模的造反运动。难道他真的不怕那执法如山的曹丞相吗?在陈寿的《三国志》中也没留下多少关于魏讽的信息, 不过从裴松之的注中我们可以了解得稍微多一些。从《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郭颁《世语》来看, 魏讽字子京, 是沛县人。因为口才不错, 善于迷惑大众, 当时便轰动了邺城, 于是钟繇便征辟了魏讽当西曹掾。 《世语》说魏讽有“惑众之才”, 这略待贬义的评价或许有一些成王败寇的味道, 毕竟魏讽最后是叛变失败了。我们可以看看除了这个征辟他的钟繇(当然颍川出身的钟繇拉拢谯沛出身的魏讽有示好的嫌疑, 不过王昶的《戒子书》里却提到魏讽是济阴人, 二者不知孰是孰非), 魏讽当时“惑”的还有哪些人。
 
《董昭传》:昭上疏陈末流之弊曰:“凡有天下者, 莫不贵尚敦朴忠信之士, 深疾虚伪不真之人者, 以其毁教乱治, 败俗伤化也。近魏讽则伏诛建安之末, 曹伟则斩戮黄初之始。伏惟前后圣诏, 深疾浮伪, 欲以破散邪党, 常用切齿;而执法之吏皆畏其权势, 莫能纠擿, 毁坏风俗, 侵欲滋甚。窃见当今年少, 不复以学问为本, 专更以交游为业;国士不以孝悌清修为首, 乃以趋势游利为先。合党连群, 互相褒叹, 以毁訾为罚戮, 用党誉为爵赏, 附己者则叹之盈言, 不附者则为作瑕衅。至乃相谓'今世何忧不度邪,但求人道不勤, 罗之不博耳;又何患其不知己矣, 但当吞之以药而柔调耳。'又闻或有使奴客名作在职家人, 冒之出入, 往来禁奥, 交通书疏, 有所探问。凡此诸事, 皆法之所不取, 刑之所不赦, 虽讽、伟之罪, 无以加也。”帝于是发切诏, 斥免诸葛诞、邓扬等。 《傅子》曰:初, 太祖时, 魏讽有重名, 自卿相以下皆倾心交之。其后孟达去刘备归文帝, 论者多称有乐毅之量。晔一见讽、达而皆云必反, 卒如其言。 《刘廙传》:魏讽反, 廙弟伟为讽所引, 当相坐诛。太祖令曰:“叔向不坐弟虎, 古之制也。”特原不问。 《廙别传》曰:初, 廙弟伟与讽善, 廙戒之曰;“夫交友之美, 在于得贤, 不可不详。而世之交者, 不审择人, 务合党众, 违先圣人交友之义, 此非厚己辅仁之谓也。吾观魏讽, 不修德行, 而专以鸠合为务, 华而不实, 此直搅世沽名者也。卿其慎之, 勿复与通。 ”伟不从, 故及于难。 《王昶传》:近济阴魏讽、山阳曹伟皆以倾邪败没, 荧惑当世, 挟持奸慝, 驱动后生。虽刑于鈇钺, 大为蜅戒, 然所污染, 固以众矣。可不慎与! 《魏书》曰:钦字仲若, 谯郡人。父稷, 建安中为骑将, 有勇力。钦少以名将子, 材武见称。魏讽反, 钦坐与讽辞语相连, 及下狱, 掠笞数百, 当死, 太祖以稷故赦之。 《博物记》曰:初, 王粲与族兄凯俱避地荆州, 刘表欲以女妻粲, 而嫌其形陋而用率, 以凯有风貌, 乃以妻凯。凯生业, 业即刘表外孙也。蔡邕有书近万卷, 末年载数车与粲, 粲亡后, 相国掾魏讽叛变, 粲子与焉, 既被诛, 邕所与书悉入业。 《文章志》曰:太祖时征汉中, 闻粲子死, 叹曰:“孤若在, 不使仲宣无后。”“臣松之以为文舒复拟则文渊, 显言人之失。魏讽、曹伟, 事陷恶逆, 着以为诫, 差无可尤。“
 
从种种零碎的资料可见, 与魏讽有关的, 多是名士之后, 如侍中王粲的两个儿子, 破羌将军张绣的儿子张泉, 黄门侍郎刘廙的弟弟刘伟, 一代名儒宋忠的儿子。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点吗?有, 那就是荆州。刘廙和宋忠都是荆州南阳郡人。王粲虽然是兖州山阳郡人, 然而他自此李傕郭汜之乱后便逃难到荆州, 直到建安十三年曹操南征得到荆州, 王粲是一直在荆州刘表部下的。张绣的名气比较大, 虽然他是凉州武威人, 然而继承叔叔张济军权的他, 在投降曹操之前, 他一直是雄踞宛城, 与荆州牧刘表联合与曹操作战。参与魏讽案的人虽然有很多, 但在史书中留下姓名的这几个人都和荆州有关系。名士们没有参与叛变, 但他们的子嗣在一起出事绝对不是偶然, 大人的关系不错才会有孩子的经常来往, 在这群公子哥聚会时就来了个“有惑众才”的魏讽。然而,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其实早在一年之前, 即建安二十三年(218年)正月, 就发生了耿纪韦晃叛变案, 与魏讽叛变案类似, 但这件案子的知名度较魏讽叛变案要出名得多, 因为在《三国演义》有所提及。当然, 这件叛变案留下的资料也很少, 甚至比魏讽叛变案更少。陈寿在《三国志》原文只有两处提到了这件案子, 而魏讽叛变案因为牵涉人的缘故在涉案人员的亲属传记还是有提及的。耿纪韦晃案是怎么回事呢?依然是在《武帝纪》:建安二十三年正月, 太医令吉本与少府耿纪、司直韦晃等人叛变, 攻击许县, 烧丞相府长史王必的营寨, 王必则与颍川典农中郎将严匡讨平了这次叛变。裴松之在此处作了注, 引用的是《三辅决录注》, 其中对造反的细节有了更详细的描述。不过值得注意的细节有以下几点:1、参与此次叛变案的主谋并不只有吉本、耿纪与韦晃三人, 参与此事的除了吉本的两个儿子吉邈和吉穆, 另外还有个关键人物金祎。 2、金祎是京兆人, 西汉名臣金日磾之后, 世为汉臣。但金祎的父亲知名度更大一些:武陵太守金旋。演义中的金旋被张飞所杀, 正史中则是因武陵被刘备军攻打, 金旋死于此战。 3、金祎则是因为与王必关系不错, 故而金祎当时的任务是遣属下为内应, 乘吉邈等人放火攻门的时候射杀王必, 然而事与愿违, 王必只是受伤, 继而识破金祎等人的策谋, 反攻成功。 4、最重要的一点, 他们的计划还有下一步:如若除掉了王必, 他们便挟制天子攻打魏, 并以刘备为援。当时刘备军正与曹操军相持在武都汉中一带, 耿纪韦晃要与刘备为援, 那么就应当联系距离许县较近在江陵驻军的关羽了, 故而他们起事前与刘备军有过联系也在情理之中了。
 
联想在第二年九月发生的魏讽案, 会不会魏讽案也是有刘备军的参与在内呢?从以上知道魏讽案中留下姓名渊源的参与人员大多和荆州与莫大的关系, 而荆州又是刘备经营多年的地盘。刘备自建安六年就待在荆州, 于新野驻军之时也对荆州士人进行拉拢, 特别是在赤壁战后收复了荆南四郡, 之后在蜀国出仕的荆州士人也是较多的。刘备在荆州深得人心, 裴松之称“荆人服刘主之雄姿”。另一方面, 荆州士人在曹魏方面的军事与内政并没有得到很大的重用, 这也可以让我们更容易理解部分荆州人士比较向着比较重用荆州士人的刘备军了。当然, 也只是部分。刘备入蜀之后, 荆州由他的老部下关羽驻守, 那关羽对荆州地区的治理效果如何呢?用吕蒙的话来说, 关羽在荆州“恩信大行”。关羽的“恩信大行”加上刘备的“荆人服刘主之雄姿”的效果怎样呢?孙权夺取荆州后, 秭归大姓文布、邓凯等合兵数千人与陆逊的军队作战, 不过文布意志不够坚定, 后来被陆逊招降了。零陵北部都尉习珍也是暗中和武陵从事樊胄联合起兵对抗孙权, 后习珍战败与数百人固守山上, 在粮草箭支都消耗殆尽的时候选择自裁, 临终对部下说道:“我受大汉厚恩, 不得不以死报效!”刘备听闻习珍败亡, 为其发丧, 追赐邵陵太守。关羽对拉拢策反方面也是颇有心得, 建安二十三年十月在宛城叛变的侯音就是在事先与关羽有联系。裴松之注引《曹瞒传》的记载是, “侯音与吏民共反, 与关羽连和”。建安二十四年的八月, 八月, 汉水暴涨, 灌淹了于禁军队, 继而关羽擒于禁, 斩庞德, 威震华夏。从之前的篇章我们知道, 关羽当时对许县周边的梁、郏、陆浑等地的盗贼都策反成功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满宠会说当时的局势是“自许以南, 百姓扰扰”了。当时关羽威震华夏, 已经将策反的业务推广到了许县周边, 所以可能在邺城也有插手——而联系人正是这个有“惑众之才”的魏讽。

 
董昭在太和四年的表文提到“近魏讽则伏诛建安之末, 曹伟则斩戮黄初之始”。 《王昶戒子书》记载:“近济阴魏讽、山阳曹伟皆以倾邪败没, 荧惑当世, 挟持奸慝, 驱动后生。”两条记载都把曹伟与魏讽并列来说, 这个曹伟是什么罪呢? 《世语》记载:“山阳曹伟, 素有才名, 闻吴称籓, 以白衣与吴王交书求赂, 欲以交结京师, 帝闻而诛之。”这一来更加明了, 两人均“里通外国”对抗国贼曹氏, 并列来说倒真是不失其类!
 
魏讽, 西曹掾, 他一个掾, 文人, 要兵无兵要将无将, 虽说曹操大军远在汉中, 可也不能指望一个长乐卫尉外加几个三角猫就拿下魏国都城, 就算被你侥幸拿下, 四面八方的魏军云集赶来, 到那时侯跑也跑不了。虽然曾经也有人想趁曹操大军远征偷袭邺郡, 但人家是用“步卒三万,骑万匹”。所以从逻辑上讲驱使文人魏讽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呼应关羽, 与之里应外合。不少人猜想, 刘备军当时对身在曹魏的荆州士人也一定是有所拉拢的。不过拉拢活动应该是通过这位有“惑众之心”的魏讽来进行, 但魏讽的拉拢效果不是非常好, 故而只能拉拢到那些荆州士人的子弟, 比如王粲的儿子, 刘廙的弟弟之类。当然, 具有“惑众之才”的魏讽再有能力, 也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便拉拢到诸多荆州士人的子弟, 所以这个“拉拢行动”可能很早就开始进行了的。只不过魏讽是乘曹操的军队在外未归, 且关羽威震华夏的大好时机, 所以策划起了这次叛变。当然, 也有可能是魏讽自己选择的这个时机造反, 先反然后联络关羽。而事实已经没有人知晓。

不过,也有人持其他论点的, 按照史书零星记载, 魏讽似乎不是一个特别有后台的人。而且如果没有类似刘备军的外援, 只有一个长乐卫尉的协助, 魏讽的造反计划还是难以奏效。长乐卫尉只是掌管长乐宫的兵力, 看来魏讽只是想获得邺城宫城的控制权或协持曹丕? 那要如何面对邺城的其他兵将呢? 如果只有这点实力, 魏讽又怎能被称为才智之士呢?难道魏讽就不知道曹操曾经搞了好多次镇压反叛的行动。即使如伏皇后、董国舅之流也曾绳之以法。小小的一介书生, 怕不是活腻了? 魏讽是一代文士, 按理说秀才造反, 三年不成。文人造反, 顾虑重重, 思前想后。不知道这位魏相公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不怕株连九族。而且魏讽曾得到钟繇的重视, 钟繇是何许人士, 像当年曹操打天下, 曹操的后院都是钟繇一手策划的。他当时担任的是司隶校尉。难道钟繇真的对一个只懂妖言惑众, 有通外叛乱之心的人如此推崇? 而且, 如果魏讽是想与关羽里应外合算计曹魏, 拿下邺城。这恐怕不现实, 尽管关羽水淹七军声势浩大, 甚至曹操放出狠话, 要迁都避其锋芒, 假如曹操真的迁离许都, 必然选址邺城, 迁城的百姓物资军队将源源运往邺城, 难道单靠魏讽几个文人可以抵得住迁城的军队? 而且邺城和荆州恐怕也有相当距离, 当中受到黄河阻隔, 即使是外连关羽, 关羽也不未能火速接应。可见魏讽案子牵涉的人物力量太弱, 对曹魏集团根本构不成威胁。种种疑问, 使人不禁猜测, 魏讽可能是曹丕炮制的一起冤假错案。
  
虽然魏讽在当时虽然以才智出名, 但也有很多人非常不看好他。首先便是以“策略常年不被采用”而闻名的谋士刘晔, 刘晔看事看人极准, 然而貌似因为光武帝嫡派子孙的身份, 非常不招曹操曹丕曹睿三祖孙待见, 在多次征伐战略如伐西川征东吴方面的劝谏, 曹操曹丕都没听劝。刘晔看到魏讽和孟达二人之后, 便断定这俩以后一定会谋反, 当然都被他言中了。与刘晔有相似看法的还有散骑常侍傅巽, 后来成为光禄勋的郑袤。虽然刘廙也曾告戒弟弟刘伟不要与魏讽来往, 并评价魏讽华而不实, 料定他是搅乱世间的人, 但刘伟并没有听劝。从魏讽案中的语焉不详, 以及在史书中的讳莫如深, 再加上当时有多人曾预言魏讽将来要谋反。那会不会有人对“魏讽将要谋反的风议”加以利用?比如说留守邺城的曹丕。
 
陈祎是向曹丕告密的, 有没有可能陈祎其实就是曹丕安插在魏讽身边的卧底, 毕竟长乐卫尉应该是付负宫庭的守卫, 也应就是魏王府的近侍, 曹丕的近卫, 魏讽是否真的有能力可以令曹丕的心腹之人策反呢, 而魏讽或者当时并没有造反的规划, 然后陈祎得知了魏讽的士人关系网, 接着报告曹丕, 使得这所谓的魏讽案成为了实质上是一次荆州士人的清洗运动呢。曹丕乘着八月份关羽的威震华夏, 迫不及待在九月份就“制造”了魏讽案, 曹丕神速般地清洗所谓的叛变者似乎也暗示了曹丕是想乘着曹操不在的时候就擅自对荆州士人进行清洗, 故而曹操连王粲的儿子都没能留住。魏讽案后, 荆州士人在曹魏政权的军事政治地位也是更为低下。而且曹丕还​​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继而进行了这场清理荆州士人的活动。这其中还包括了当年除死他哥哥曹昂的张绣之子, 张泉。 《张绣传》裴松之注引《魏略》的记载, 五官中郎将曹丕对张绣发怒, 说道:“你杀了我的哥哥, 怎么还有脸见人呢!”张绣慌了, 结果自刎。然而张绣是死于207年, 曹丕被封五官中郎将却是在211年, 时间对不上, 这条记载不好说。但, 曹丕杀了张绣的儿子张泉这是毋庸置疑的。

曹丕可以利用这一案件显示了自己的政治手腕和父亲曹操一样, 也很铁腕。敢于镇压一切不合主流的声音。任何想和曹氏父子为敌的人, 统统会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荆州当年的投降实力得到了瓦解, 这让曹丕内心很释然, 毕竟自己对于荆州投降势力有着切肤之痛, 自己的兄长曹昂就死于征张绣的战役, 曹丕一直耿耿于怀。不过曹操显然要比曹丕大气, 他说处理魏讽的案子假如自己在京师, 一定不让仲宣无后, 也就是对有些人一定要法外施恩。除了上文中牵连的荆州人士之外, 还有一位日后颇有名气的将领也牵涉其中, 那就是文钦。文钦因为口供与魏讽有着某种关联, 被抓进监狱拷打笞击了几百下, 不过幸好被后来赶到的曹操赦免了。而文钦是谯郡人, 算是曹操的老乡了, 这是所谓魏讽造反集团成员中唯一一个在当时没有和荆州搭上联系的。不知道为什么曹丕把文钦留待曹操赦免, 却没能让曹操赦免王粲的两个儿子, 这更突显了清除荆州派的目的。
 
只是历史不容假设, 不管真相如何, 这起案子都只能存在于大家闲聊时的游想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